焦油烧橙

三无心情产物
随笔贩售小摊贩。

「掏出心来爱你」 中


※ ooc预警


01.
我们的时光偷偷穿过指间的缝隙溜走。

经历了痛苦而短暂的高考,命运的锁链再一次把站在三角顶点的蔡徐坤 范丞丞 黄明昊紧紧桎梏。

范丞丞只偷看了一眼黄明昊的志愿表,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只身追随到了远在他乡的H大,甚至被分配到了并不算擅长的英语系,好在和德语系的黄明昊都在同一栋语言学院楼,可以名正言顺地和男朋友在一起。


“你坐这。”

范丞丞从美好的幻想中回神,发现坐在面前招手的是自己最不想看见的蔡徐坤。

蔡徐坤怎么会在这?

原以为终于摆脱了高中的噩梦,现实却又给了他当头一棒。熟悉的不安感从心底扩散,范丞丞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时机正好,后背猛地撞上刚进课室的人,霉运光顾,滚烫的咖啡尽数泼在了身上。

"嘶..."火辣的疼痛感迅速蔓延,范丞丞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没事吧!”蔡徐坤赶忙上前拉过范丞丞,因为慌张而绷紧的面部线条宛如凶神恶煞,叫呆在一旁本想和范丞丞理论的咖啡主人不敢开口。

“不用你管,每次遇见你,总没好事!”范丞丞没好气地说着,自然而然地把这一遭怪罪于蔡徐坤头上。

“是是是,怪我怪我。走,去校医室。”

“不去!不用你假惺惺!”

蔡徐坤知道范丞丞执拗起来的脾气,也不再费口舌,一把扛起范丞丞抱在肩上。

“蔡徐坤!你放我下来!”作为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人却被挂在肩头,范丞丞觉得丢人极了,在蔡徐坤的肩上张牙舞爪地乱扑腾以示反抗。

蔡徐坤拍拍他的屁股,放柔了口气:“乖,别乱动,不然更丢人。”

范丞丞的脸羞地滴血,慌乱间一口咬在蔡徐坤的背上。

“嘶…”蔡徐坤也火了,心想真是油盐不进,看见面前的男厕,一脚踹开门,放下范丞丞的瞬间整个人压向他,单手撑住墙壁,把人逼进角落。


背后又是一痛,外加上刚才的羞辱,双重委屈的打击让范丞丞红了眼眶,泪珠忍不住挂在眼角。

蔡徐坤看得心疼,心里暗骂自己又没把握好分寸,连忙把人按进怀里安抚。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都怪我怪我好不好?丞丞别哭了...”…我心疼。最后的三个字,蔡徐坤掂量了自己现在在范丞丞心里的形象,又憋了回去。

范丞丞挣不开他的束缚,被抱在怀里边哭边开始对他拳打脚踢,虽然,软绵绵的拳头对蔡徐坤来说是小可爱级别的撒娇罢了。

打也打了,范丞丞气撒够了便停止了哭泣。

想想自己方才的举动似乎更丢人,窝在蔡徐坤的肩头闷闷地咬牙:“放…放开我。”

蔡徐坤依言松开了他,溜到背后撩起干了咖啡渍的白衬衫,白皙软嫩的皮肤红肿了大片,背脊处还有些血丝渗出。

“不行,太严重了,去校医室。”

“我不去。”

“听话,你这样…”

“蔡徐坤!”范丞丞突然吼了一声,“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我怎么了?我不过见不得你受伤!你怎么好坏不分?”蔡徐坤有委屈说不出。

“你离我远点,我就不会受伤了。”范丞丞冷冷地丢下一句也不管蔡徐坤的反应,拉开门跑远了。

蔡徐坤愣在了原地,怎么也想不到范丞丞对自己的厌恶竟到了这般地步。

“你对他好,人把你当一回事了吗?”

蔡徐坤扭头,最里头的隔间里黄明昊缓缓出来,半明半暗的表情就像是赌场上得意的赢家。

“你有多喜欢他,他看来就有多恨你呢。”黄明昊抽出纸巾对着镜子不紧不慢地擦干了手。

“黄明昊。”

“干嘛?”

“你当初答应范丞丞,只是为了报复我吧。”

“当然不是。”黄明昊嘲讽地笑了笑,“咱们俩是多好的兄弟,何来报复一说?”

“我不过是为了证明,你和我是一类人。”黄明昊丢掉那张湿漉漉的废纸,越过蔡徐坤准备离开。

“等等。”拉在把手上的手一顿,黄明昊扭头看向蔡徐坤。

“他烫伤了,挺严重的。”蔡徐坤无力地扶头,“记得给他买点薄荷膏。”

“与我何干。”黄明昊不想听他废话,直接离开。

蔡徐坤是真的输了。

他明白黄明昊口中的证明是什么

他曾对黄明昊说,不管黄明昊有多爱那位,那位仁兄眼都不会眨一下,清醒点,别为了不值得的人付出。

现在报应来了

范丞丞再怎么误会自己,再怎么讨厌自己

自己的心就是该死地忍不住为他跳动

蔡徐坤和黄明昊是一类人,
黄明昊证明了。


后来范丞丞的后背上还是留下了疤痕,黄明昊没有给他买薄荷膏,蔡徐坤给买了整盒的薄荷膏,却连一罐都没有被打开。

蔡徐坤 黄明昊还有范丞丞都是一类人

爱得遍体鳞伤,也学不会放弃。



02.
“坤哥,今晚上烧烤约吗?”

“不吃,不喝,不约。”

“诶呀,别这么扫兴嘛,今儿保证不喝酒!”小鬼在电话那头举了个四。

“呵拉倒,别想我拉着你们几个弱鸡酒鬼大街上丢人。”蔡徐坤回想到之前自己拖着几个醉鬼回家时丢人的场面,气得想跨越电话线打人。

“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恍惚间小鬼瞥见邻桌一个熟悉身影,在印象里翻找对应了几回,才对上号。“诶坤哥,你平时让我们观照的那个谁,范丞丞!一个人在这喝酒呢!”

“地址给我!”


等蔡徐坤火急火燎赶到烧烤摊时,范丞丞早已喝得满脸通红,烂醉如泥了。

“你怎么又在这里?”范丞丞看着坐在面前的蔡徐坤,抱着烧酒瓶自言自语,“每次看见你都没好事。”

“别喝了。”蔡徐坤拦下范丞丞手上的酒瓶。

“你少管我!”

蔡徐坤渐渐松开手上的力道,冷眼旁观他又是一整瓶灌下去后呛得不成样,认命地给他拍背顺气,缓缓启唇道:“他走了。”

“你们都知道啊...”范丞丞强忍的胃里翻江倒海。

“我早上听说的时候起先是不相信的。”范丞丞心里酸胀得厉害,“我打了电话给他,三十几通...都是空号。”

又起了一瓶酒

“我慌了,跑到他的课室,他的同学们也说他走了,可我还是不相信,我很固执的。接着我发疯了般冲到他的宿舍,他的床铺早就空了,他的舍友说他去国外找他的男朋友去了....”

范丞丞闭眼,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真可笑,他的男朋友不是我吗..不是我吗!”范丞丞狠狠锤了锤胸口,不抵心痛的万分之一。“他走了,去找他的真爱了,谁都知道,连你都知道,我却是最后一个被别人通知的。”

范丞丞握紧了酒瓶,指尖因为发狠的用力而泛白。

“他大可和我说分手,然后再去找他…怕我死缠烂打吗?我不会的…不会的啊…我会放他走的…咳咳咳…我这么爱他,怎么舍得耽误他…”范丞丞越说越小声,说累了干脆枕着酒瓶小憩。

蔡徐坤安静地听他发泄完,温热的指腹擦去了他脸颊上的泪痕。

“蔡徐坤…”范丞丞睁开眼,明亮的眸子里倒映着过往的点滴。“我哪里不好了?”

“你很好。”口吻难得的认真。

“我知道他挑食,高中的时候天天挤着人群打最好的饭菜给他。我知道他有胃病经常熬夜学习靠泡面充饥,我的包包里每天都带着胃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的粘人,我就偷偷躲在没人的角落等他下课。我知道他很忙,就算是再怎么想他,我都不敢给他打电话,给他发微信,等他慢慢给我回。我知道他…”酒气晕染上眼睛,迷离又黯淡。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出于什么原因都好,至少他还是答应做我的男朋友了。”

“我以为,我可以慢慢让他爱上我的。”

“你知道吗?我偷偷背着他打听了那位,我学着那位的温柔,我学着那位的说话语气,我学着那位常穿白色的衬衫。”范丞丞变得自己都不再认识自己了,“自从他答应我的那天起,我每天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他以一点小事作借口提分手。”

“我真的好累…一直惴惴不安地活着,就好像等着这一天的到来,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可我真的好害怕…”周围是烧烤炽烈的油烟味,范丞丞被熏得语无伦次,酒精掺杂进意识涣散开来,范丞丞扛不住困倦,呼吸声重重地缓慢。


凌晨四点了

蔡徐坤背着烂醉如泥的小醉鬼走在柏油马路上。

深秋时节,担心范丞丞着凉的蔡徐坤脱下身上的黑色风衣给他裹上,结完账后在摊前怎么也打不到车,就有了现在这幅光景。

一个人背着小醉鬼在漆黑无人的小路上走得久了,也倍感无聊,又或许是受了范丞丞方才行为的影响,一向不擅表达自我的蔡徐坤,也自言自语起来。

“丞丞,我曾经劝过黄明昊放弃不值得的人。”

“可我后来栽在你身上了。”

“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难受就哭,生气就骂,发泄出来就好了。不要伤心太久,我会担心。不要伤害自己,我会心疼。”

蔡徐坤掂了掂背上的人,才发觉记忆中软乎乎的小团子不知不觉已经瘦成了这样。

“丞丞,如果…”

“你能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让我来填补你破碎的心。”

“你愿意接受我吗?”

背后只剩寒风中隐约带来的轻微喘息声,蔡徐坤知道他睡着了。

没关系,来日方长,他等得起。



03.
“范丞丞!”

距黄明昊离开已经三个月

蔡徐坤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他原以为范丞丞那天烂醉如泥地哭诉后就会慢慢忘记黄明昊。但他错了,他低估了黄明昊对范丞丞的重要性,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治愈不了痴情人的心。

第一次,范丞丞喝到胃溃疡,进医院打一个礼拜的点滴。

第二次,范丞丞又偷偷买醉,借着酒劲替路人打抱不平,要不是蔡徐坤及时赶到,范丞丞可能就被人打死在无名路边也说不定。

第三次,范丞丞买了好几盒安眠药,被蔡徐坤发现拉去医院洗胃。



这一次,范丞丞消失了大半个月,蔡徐坤找到他的时候,范丞丞正躲在自己租的出租房,房间里乱到不像话,地上到处是碎掉的酒瓶和一些说不清是什么的玻璃碎片,看起来家里除了墙壁地板都无一幸存。

蔡徐坤刚踏进浴室,扑鼻而来的血腥气令人作呕,他捂着鼻子。范丞丞趴着浴缸前,左手臂无力地垂在冰冷的红水里,整条胳膊被碎片划得皮开肉绽,凌乱的伤口间还残留着玻璃渣。眼前触目惊心的这副场面,蔡徐坤看不下去了,他捏起范丞丞的肩膀,眼里燃烧着愤怒焰火:“范丞丞!”

“你他妈放不下就去追!他黄明昊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作践自己!啊?!”

范丞丞迷迷糊糊间看见他胀得发红的眼眶间流转着意味不明的晶莹,突然竟有些不甘于这么结束了,心里有个欲望开始强烈地叫嚣着。

“带我去医院…求你…”


被送进急救室后转入病房里安稳入眠的范丞丞可比在门外挨医生一通乱骂的蔡徐坤幸运多了。

蔡徐坤满脸疲惫踏进病房的时候范丞丞已经醒了。

“做错事的分明是我,却要你替我收拾残局。”范丞丞苍白的嘴唇缓缓开口。

“最后一次。”蔡徐坤是真的累了,他经不起范丞丞这样折腾,让他心疼却无法制止。

“嗯,最后一次。”范丞丞闭上眼,“我也该有新的人生了。”

范丞丞是瞎了心,却没瞎了眼,蔡徐坤每次都在正好的时机赶到拯救了自己,对自己的感情范丞丞心知肚明。

“蔡徐坤…”

“嗯?”

“那天说的话还作数吗?”



备注:

拖更太久,上线讨打
十二月将是个勤奋的时节。

中篇完

无脑虐恋,只为搞丞
橙花妈妈,自给自足

「掏出心来爱你」


我的真心

我亲手把你挖出来,捧在思慕的他面前

把心都给他,他却嫌血腥味太重

看着他的潇洒背影

我手上血淋淋的小家伙终归安静下来。





一段颂文写给「掏心」

下周更文,小卡一会。

「掏出心来爱你」 上


※ ooc预警


01.
“你还留着这个?”蔡徐坤一把抓过黄明昊捏在手心的军牌项链,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人压根没把你当回事过,你可省省吧别自虐了成么哥们?”

血淋淋的事实再一次被点破,这让黄明昊的表情更为难堪,朝他伸手:“还我。”

“除非你把他忘了。”蔡徐坤抓着项链的手举得高高的。

“最后一次,还我。”黄明昊嗓子阴沉,手上凸起的青筋暴露了他此时的隐忍。

“我也再说一次,他不爱你!就没爱过你!不过是一时可怜你!”蔡徐坤作为黄明昊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是真的心疼这个弟弟般亲密的好友。他知道现在不该刺激黄明昊,可他更不希望黄明昊因为分手而变成这副模样。

“黄明昊,你清醒点!”蔡徐坤一把将手里攥着的项链甩了出去。



金属质感的军牌在空中划过完美的抛物线,精准地命中正巧返回教室来的范丞丞。

“唔....”范丞丞吃痛地捂住左眼。他本来都下到一楼了又忽然想起落在课桌里的作业本便匆匆回去拿,哪知道刚踏进教室就遇上飞来横“牌”。

蔡徐坤愣住了,他没想到范丞丞会突然出现在那。直到鲜红的液体顺着范丞丞的指缝冒出来才回过神,慌张地凑上前:“怎么流这么多血?走走走,快去医务室!”

范丞丞后知后觉,手心里附着的血液温热而粘稠。

蔡徐坤见他涣散着呆滞的目光,唾骂了该死。拉过范丞丞的手腕正要离开。

“等等——”

立在一旁好一会的黄明昊也走了过来。

范丞丞微微睁开右眼的小缝,这才发现黄明昊在这里,略显窘迫地往后退了几步。

“范丞丞...”

“诶!” 下意识地回应。

“范丞丞。我答应你了,我们在一起。”黄明昊黯淡的眸底无悲无喜,即没有捉弄人的狡黠,也没有报复前任的快感。

宛如平地里的一声雷

丢雷的人潇洒地率先离开,剩下的俩人纷纷在震惊中傻了眼。



02.
“诶别挤别挤!”好不容易在拥嚷的人群中探出一个脑袋,范丞丞对食堂的打饭阿姨笑得明朗:“阿姨,两份咖喱牛腩盖浇饭,不要胡萝卜!”

在阿姨奇怪的目光下,范丞丞乐呵呵地打回了两份饭到教室。一屁股坐在正端庄悠闲地翻看德语书的黄明昊座位前。拧开保温壶的盖子,又拿出备好的筷勺递给他,“太好了!今天食堂菜单是你最喜欢的咖喱牛腩。”

黄明昊轻抬眼皮,睨了一眼桌上正冒着热气的饭菜。将德语书标记好页数放进桌板夹层,接过筷勺小口小口慢条斯理地进食着。

“呀!”范丞丞像是发现了什么,一筷子夹起黄明昊碗里浮在咖喱表面的一小块胡萝卜塞进嘴里,小声嗔怪道“胡萝卜煮久了长得跟土豆一样,难怪阿姨发现不了。”

黄明昊有些莫名地看着他:“胡萝卜怎么了?”

“没啊。”咀嚼着的口齿含糊不清,“你不是最讨厌胡萝卜了吗?”

黄明昊没再说话,默默咽下一口米饭。


啪地一声清脆
接着是锅碗瓢盆掉下滚在地上的噪音。

雪白色的校服染上油腻的咖喱汤汁,顺着边缘不停往下滴落。滚烫的汤汁泼向白皙的手臂,瞬间红肿了一大片。范丞丞一下子站了起来,赶忙拍掉衬衫上粘着的土豆块和玉米粒。

周围看戏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

不过蔡徐坤在这一片都是混出了名的不能惹,且脾气暴躁阴晴不定,尤其针对范丞丞,平时就以欺负他为乐。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尽管范丞丞平时人缘颇佳,对上小混混蔡徐坤,大家也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蔡徐坤不是没有看见范丞丞低垂着脑袋偷偷红了眼睛。被油咖喱染黄的校服惨不忍睹,手臂上也浮出了一大块红色的烙印。

蔡徐坤后悔自己的冲动。

他回忆起刚刚,正食之无味地嚼着盘里的炒豆角,斜对面范丞丞对黄明昊的亲密举动深深灼伤了他的眼。嫉妒的火焰一点就着,焚烧了他全部的理智。

“去洗洗吧。”黄明昊突然开了口,继而往嘴里塞了一块牛肉。

范丞丞努力压制眼角泛出的泪珠,他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他只是有点委屈。
对蔡徐坤的行为他可以选择默默承受,对同学们的爱莫能助他可以选择理解,唯独黄明昊的漠视,让他感到无比委屈。

范丞丞吸了吸鼻子,匆忙跑了出去。

教室内,蔡徐坤一把揪起黄明昊的领口,像是替人忿忿不平道:“你就这么对他?”

黄明昊嘲讽地笑了:“我怎么了?又不是我打翻他的碗。”

“你明知道他对你…”痴心一片。

“那又怎么?”黄明昊打断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蔡徐坤想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回避,这会让他联想到失败的初恋…他揭不得的伤疤。


蔡徐坤手里的拳头渐渐失了力道,他想,当初就应该打翻黄明昊的碗…啊不对,那样的话,最伤心的还不是范丞丞那个蠢货。



03.
“范丞丞,黄明昊要是会喜欢你,我他妈跟你姓!”
蔡徐坤不止一次警告过范丞丞,他想让范丞丞看清黄明昊和他在一起的目的别有用心。

十五六岁刚出头的少年哪懂什么心思,更别提还没有过感情经历的傻小子。

蔡徐坤选择了用欺负范丞丞这样拙劣的方法。明目张胆地欺负他,每一次黄明昊即使在场也只会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每一次范丞丞最后都独自偷偷跑出去咽下眼泪,每一次范丞丞对黄明昊还会抱有自欺欺人的期待。

范丞丞想,黄明昊只是现在不怎么喜欢自己罢了,以后 以后一定会喜欢自己的。就像他原来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最后还是同意了一样。

他会慢慢喜欢我的。

他不会喜欢你的。

蔡徐坤觉得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都是脑子有病的。把心掏给了连看都不舍得看一眼的人,这样有意思么。

而蔡徐坤却忘了,自己从刚开始看不惯范丞丞那过于白皙的肤色和爱撒娇粘人的性格,这对从小混迹在各个阴暗角落靠拳头打架而活的蔡徐坤而言,是太奢侈的东西。

一开始只是看不惯,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变了质,总是喜欢欺负捉弄他,看他软绵绵受委屈的样子,心里的保护欲仿佛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这样玩笑般的捉弄,自范丞丞写给黄明昊那封满载十年深情的表白后开始发酵膨胀,渐渐成了别人眼里的校园霸凌。

蔡徐坤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多么讨厌范丞丞,所有的人都觉得蔡徐坤不过是个变化多常脾气暴躁的混混。

蔡徐坤自己也努力地尝试去改变,他也试着对范丞丞好一些过。可这些努力在看见范丞丞对黄明昊毫不掩饰的关切下瞬间分崩离析。黄明昊对范丞丞分明没有感情,天性凉薄的他对范丞丞可以说连基本同学间的关心都没有。

蔡徐坤想让范丞丞明白

不管你被欺负地多么厉害,不管你受了多大委屈,他黄明昊连眉都不会皱一下。

会心疼的人只有我啊

蔡徐坤只是想让范丞丞明白这些而已。


备注:

上篇完

无脑虐恋,只为搞丞
橙花妈妈,自给自足

「先导」掏出心来爱你


※ 非正文


1.
写给黄明昊:

我喜欢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狭窄到只装得下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十年来的真心还没来得及写完,就被打掉了手中的钢笔,连带蓝白边纹的信纸一并被夺去。

范丞丞惊恐地抬起头

蔡徐坤捏着信纸,一脸戏谑地略过上面肉麻的文字

向来以捉弄自己为乐的败类。

蔡徐坤嘴角一勾,嘲讽地睨着他:“哟,看不出你这么痴情呢?”正巧信封的收件者本人回到教室,蔡徐坤朝他招招手,“嘿Justin!昨天才告白成功,今天就有备胎送上门来了。”

“瞧你这桃花运,我都羡慕了。”

愣在座位上的范丞丞宛如被雷直直劈中心底。

你果然喜欢他,

我还骗自己是错觉,我还固执地自我欺骗。


2.
黄明昊分手以后,就答应了范丞丞的追求

不过为了和丢下他毫无留恋离开的前任赌气。范丞丞心知肚明又如何?还不是心甘情愿地受着?

“范丞丞!你他妈是不是有病?黄明昊要是会喜欢你我他妈跟你姓!”

大家都知道,小混混蔡徐坤开始变本加厉地欺负范丞丞,可偏偏那小混混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蛮横,谁都不想去淌这趟浑水。


3.
“蔡徐坤,你为什么讨厌我?”

“啊?”

“蔡徐坤,你说他为什么讨厌我?”

蔡徐坤突然觉得眼前人有些不对劲,抓住范丞丞的肩膀迫使他抬起头时才发现他红肿的眼皮和满脸的泪痕。

“蔡徐坤,他和我分手了。”

“他走了,他还是爱他。”

“我到底哪里不好,我已经把整颗心都掏出来了,他怎么还是不爱我呢…”

范丞丞越说越崩溃,埋在蔡徐坤的肩头大哭起来。

“傻子,”蔡徐坤心疼地拍着他的后背,轻声哄着“他也把整颗心都掏出去了,那人还不是不爱他?”

所以我一直不敢表露我的心

我怕把真心掏出来,和你们一样的悲惨

区区的爱算什么,

让我胆小成这副鬼样子。



备注:

预告挖坑,估计走个三篇就完结

没什么,无脑虐恋

就想搞丞,橙花妈妈自产自销自给自足。

完结分割线 /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后记

听了悬疑纯音乐突然而来的灵感

越写越黑暗…(尤其中间两章童谣)

小的时候有看过关于介绍欧洲黑暗童谣的书籍

一直心中有那么一个梗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还没有淋漓尽致地体现我内心最想表达出的那种感觉

文笔还不足以支撑我的脑洞。


这篇文章的所有人物里 只有一个说的上无辜

十三个被抛弃的小孤儿

①收养她们的老奶奶是个人贩子。

②老大不满足于每天只有面包的生活

联合几个大一点孩子

把最小的那个骗去山上,残忍地煮了她的肉吃。

3和4分别对应小十一和小十二
他们有没有因为饥饿去吃那口肉,我不知道
但当别的孩子在谋划的时候 只有3 4是和十三在一起看书,证明他们俩完全不知情。

③原本要领养3 4的威尔森公爵夫妇 是有虐童心理的一对精神病人。

他们最后领养的老大和老二 是被他们折磨致死的
他们养的金毛狗拿来磨牙的是剩余的白骨。

④当大家以为3 4要被有钱人领养的时候,小木屋的火灾是九个小孩的杰作。(有一个小孩没有参与,可见后解)

3 4最后趁乱逃了出去,4为了救3 左手被烧伤,不得已截取了左手臂。3的眼睛被浓烟熏伤,但没有很严重,不久后自愈。

⑤唯一一个没有参与的小孩,跑去告了密,是他告诉了老奶奶,剩下的九个人谋划了火灾。

但迟了一步,火灾还是发生了。
威尔森夫妇是虐童症,尤其越是漂亮的小孩越好。3 4没了以后,勉强带走了老大和老二,但支付给老奶奶的酬金少了不少。
老奶奶因此虐待剩下的小孩。但这些小孩并不是乖巧的绵羊任人宰割,他们一起砍死了老奶奶,把她煮成了肉汤。饱餐过后大家各奔东西。

⑥切达夫长官是个愚昧至极的人。

他明明在威尔森夫妇的庄园里发现了白骨,威尔森夫人因为紧张吓到晕了过去,这位长官却自以为是因为女人胆子小见不得血腥的场面。甚至承诺他们一定抓到凶手。

他明明最后沿着血迹找到了3 4的地下室,却自以为两个身残的人无法完成行凶直接离开了。甚至为他们写了一份救助信后,自以为行了大善地安然入睡。

⑦凶手。

老大老二是虐童夫妇的杰作
所以尸体是在他们庄园里发现的。

剩下的八个里,七个是3做的
他们都在被折磨后,尸体挂在钟楼顶,骨头上刻着愿上帝保佑你的字样。

最后一个,是没有参与火灾告密的那位
是4做的
他被割下了嘴巴舌头,骨头上也没有刻字。


⑧关于3 4的情感线。

(情感线最后写出来被削弱成这样,佛了)

3 4是典型的八字不合
4是极度敏感的,3是偏执又委屈求全
这样的两个人注定无法彼此给予温暖。

⑨风信子番外解读。

风信子的花语:
燃生命之火,享多彩人生。

3在病逝前说,他如果可以选择 他想像个正常人一样去爱 去体恤。他知道自己的爱是病态执拗的,但太过黑暗的童年注定他无法成为一个正常人。他的身子是健全的,可是心早已经残破不堪。

4说相信来世,他买风信子不是偶然,他是希望3的下一世可以平凡顺利,如3自己所希望的那样。

另一个方面,风信子还有“忘记过去的悲伤,开始崭新的爱”的意思,但同时也有表达“我永恒的爱,我对我得不到的你嫉妒”的意思,颜色不同花语不同。我觉得这几个都很适合4的心理,就没有交代风信子的颜色。

4既希望3的下一世安康,拥有一段美好的感情。但他同时又是嫉妒的,他做不到真正的放下。
他的爱也是纠结的,就像3说的,如果4一开始就知道3的眼睛复全了,4肯定是会离开的。他虽然深爱但是烙印在骨子里的自卑是他摆脱不了的痛。


(温馨提示)

故事略带恐怖血腥色彩,与现实完全无关!

故事只是故事,都是几百年前的时空背景了。

大家看个求虐就好咩哈哈。


最后的最后

上帝的孩子太多了,他不能保佑每个人

生活无情地折磨着每个可怜蛋儿

但也请温柔地对待生活,对待自己。









被枯萎的风信子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番

※ Justin × Adam

※中世纪欧式小镇背景

※ooc预警




“Adam,我只能给你一个苟延残喘的未来。”

“说不定未来比现在更糟糕。”

“但是,我不会放开你的手。”


这是离开艾格力斯之前,Justin对Adam的承诺。


回忆历历在目
Justin拥紧了怀里冰凉的躯体。


“Justin…”

费力地睁开困倦的眼睑

“你哭成这样,让我怎么记住你帅气的俊容啊?”

一字一顿,连说话都十分吃力。


“别哭…”他的嗓子干咽地冒血。

“其实逃出大火没几天,我就看得见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眉头忏悔似地扭在一起。


“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我完了。”

你为了救我失了左手,我却安然无恙
这是我最自责的地方。

“我知道你生而敏感,如果你发觉真相,就不会留在我身边了,你怕连累我。”


唯有同样残缺的身子才能懂得如何相依相偎
健全的我再不能光明正大地面对你了。


“那时候,我手里的玻璃碎片险些就要扎进眼睛了。但是,我突然怕了。”

“我怕真的失去这双眼睛,怕我再看不到你看向我时眼眸里的亮光。我怕我真的没有能力继续保护你。但我更害怕你知道真相以后,偷偷逃离我身边。”

“我不敢告诉你只能选择撒谎。”

“我想,这样就有借口一直赖着你了。”

“这么久以来,幸福就像是被我偷来的,虽然整日惴惴不安难以入眠,可每当看到身旁有你时,又觉得都是值得的。”


我真是糟糕透了
啊不,摊上我的你情况貌似更糟。


Adam的嘴角渗出了鲜血

“对不起,用这样病态的方式来爱你。”

“如果我可以,”

“重头来过我想做一个正常人,”

“用最平凡和简单的方式去爱你。”


掌心的温度慢慢抽去
Justin漂亮的绿眸子里,浓浓的雾气翻涌而升

受季风影响,恰是最冷的几天

Justin抱着酣睡的怀中人在树下坐了很久

不知何时,他终于感受到倦意
想闭上眼睛小憩
僵硬的眼皮冻到合不上了


寒冷的冬天格外短暂

坟头没来得及积上厚厚的白色雪花

大雁就飞回来了


“这花多少钱?”

“五十便士,先生。”

他在街边随意买了束色泽鲜艳的花束


“嘿傻子,又见面了。”
他站在坟前,吐着损人的话语
表情却绷得庄重严肃。

他下意识地去抹眼角,才发现眼睛已经流不出泪水了,只有眼眶是酸胀的。

他立在那儿良久,终于深深呼了一口气

“Adam,我相信有来世。”


所以,下辈子别再遇见我了

上帝不会保佑我们

但你会拥有平凡简单的人生

那其中不会有我


他把怀里的那束花插在了坟旁的土壤

他走了

脚步是轻快而不带留恋的

不会再回来了

他确定。


明明答应了不会松开你的手

是我食言了

你骗过我一次,我失信于你一次

我们扯平,你不必再自责。



只可惜那两株风信子

这么被插在土里

来年春天,该是枯了吧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


※ Justin × Adam

※中世纪欧式小镇背景

※ooc预警



「艾格力斯小镇的童谣…」


我亲爱的上帝

您的孩子们在哭泣


金毛犬津津有味地啃着骨头

它的主人威尔森公爵在安慰掩面痛哭的夫人

他们的两个孩子失踪了


他们请来切达夫长官

英明的长官居然在他们的庄园里找到了残肢

威尔森夫人吓得当场晕厥

切达夫长官承诺他们找到凶手


真是个不吉利的一个月

往后接连又死了七个

这些倒霉的人

生前似乎都遭受了极其残忍的折磨

被挂在钟楼顶端的尸体惨不忍睹


被剔去皮肉 暴露在外的白骨上

有小刀攥刻下的印记

God bless you…


切达夫长官十分头疼

他可是本镇…

啊!不对!不对!

是本市闻名的英明长官

没有任何一个凶手能逃过他的大眼睛


今天又死了一个可怜鬼

被生生割下了嘴巴和舌头

切达夫长官又该头疼了


但英明的长官沿着地上的血迹

一路追踪到了地下室


阴冷又潮湿的地下室里

一个断臂的少年

一个卧床的瞎子

一张瘸了腿的木板床

一架几乎报废的旧钢琴

只有这些了


切达夫长官失望地走了。


回去之后他又想起那两个可怜的孩子

烫金花纹的信纸上写着漂亮的斯宾塞字体

这封救助金申请书不出三天

就会寄到高级地方官的手上


那两个孩子真是太悲惨了

切达夫长官十分怜悯他们

在盖上舒适的天鹅绒被入睡前

他还这么想着


愿上帝保佑这两个可怜的孩子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


※ Justin × Adam

※中世纪欧式小镇背景

※ooc预警



「艾格力斯小镇的童谣…」


我亲爱的上帝啊

无辜的孩子们被狠心地抛弃

善良的老奶奶收养了他们


十三个可怜的小倒霉蛋儿

干瘪着肚子饥肠辘辘

老奶奶给他们做了香喷喷的羊角面包


奶奶请人在院子里搭了小屋

里面挤了十三张小木板床

孩子们快乐地在那里生活着


明朗的晴天里

老大说要去打猎

老二和老五拍手叫好

老三和老七相视一笑

老四和老八拿起了磨好的小刀

老六老九老十准备起了野炊的工具

最小的三个孩子聚在角落

翻看一本捡来的童话书


上帝保佑了他们

狩猎十分成功

大家分吃了鲜嫩可口的肉块

胃口最好的几个 把骨头都啃了下去!


孩子们回来以后

小屋里撤掉一张小床

宽敞了不少


又是一个晴天

富有的威尔森夫妇来到这里

美貌的女士找来老奶奶

她要带两个像她一样漂亮的孩子回家

老奶奶告诉她

那最小的两个男孩生得最是漂亮

美貌的女士咯咯咯地笑了

像玫瑰花一样美丽动人


救火啊!救火啊!

小屋子着火了!

半夜里奶奶叫人来扑灭了大火


第二天一早威尔森夫妇如约而至

带走了老大和老二

剩下的孩子们留在小院子

和老奶奶一起快乐地生活着


年长的奶奶死了

院子里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八个孩子们离开小院前

一起喝了最后的肉汤

告别了彼此


我亲爱的上帝啊

请您保佑您的孩子们余生幸福安康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


※ Justin × Adam

※中世纪欧式小镇背景

※ooc预警


“Justin,这位是谁?”

“别担心,是切达夫长官来看望我们。”


切达夫长官又白又顺的胡须颤了颤


一个独臂和一个瞎子

一间潮湿又阴冷的地下室

一张破木板床咯吱咯吱地发响

一架几乎散架了的钢琴

这里仅有这些了


“可怜的孩子,看起来你们生活得很辛苦。”

Justin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会好的。”


“这十个人你认识吗?”

羊皮纸上画有十张天真烂漫的笑脸

这些可怜的灵魂

不久前都被残忍地折磨后杀害了


“我们认识,孤儿院的朋友,离开后没再联系了。”

Adam先一步回答,半倚半靠在床头咳嗽

Justin连忙递了一杯温水过去

轻柔地给他顺气


切达夫长官离开了

他并不觉得两个身残体弱的孩子

有能力完成行凶

更何况两个可怜无辜的孩子

怎么会有那么狠毒的心肠


明明都是上帝的孩子

却在一开始就被抛弃了

可怜的孩子…




备注:
病态向童谣风短文

上帝的孩子在哭泣


※ Justin × Adam

※中世纪欧式小镇背景

※ooc预警



艾格力斯小镇广场正中心的钟楼

尸体被高高地悬吊在那儿


“切达夫长官,我想事情越来越不妙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小镇上第十位受害人了


“哦!佩基斯你看看这儿!”

“天!我的上帝啊!”


血淋淋的场面

上下两片唇瓣被完整地切了下来

丢在一旁的舌头连带着根部

似乎是被狠狠拔出来的

该是多么恶毒心肠的人

能完成这幅杰作




备注:
病态向童谣风短文。